3.002 其实(修文)(1 / 2)

一秒记住【WWW.81ZW.C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木叶59年,冬,12月23日

上午10点

火之国木叶,火影楼

宇智波现任族长富岳送走了刚从他的顶头上司波风水门手里领到护额和忍者编号的红光满面兴奋莫名的小儿子和加完夜班就等着弟弟打算第一时间就一起去庆祝的大儿子。

……

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富岳深呼吸,看看天色。这是要下雪吧?他一边揉着酸痛的右肩膀,暗骂着盘横在那里的该死的老伤疤,一边穿过吵闹不休的,越来越像菜市场讨价还价气氛的任务大厅,再穿过那条长长的黑暗的走廊,轻轻推开了尽头火影办公室大门,然后反身关上。

环顾,空旷的办公室似乎只有他唯一的上司四代目火影坐在硕大的办公桌前奋笔疾书,阳光从那个几乎充斥了整面墙的大落地窗中透过,让面前的这个男人仿佛闪闪发光——就像,一个被镀了金扔在庙里的雕塑?

富岳叹口气,开口道,“我来了。”

“嗯。”波风水门没有抬头。

“水门啊,你今天看起来很憔悴嘛。”富岳在水门的对面站定。

“是啊,你还不是一样,看你那两个大熊猫眼,昨天夜不归宿又被美琴姐抓到海扁了么?”水门终于放下了笔,抬头看向面前的人,嘴角扯出一丝微笑,“卡卡西,咖啡。”

然后咖啡就神奇的出现在了富岳和水门的手边。

富岳毫不客气的端起自己那那杯,浅酌一口,就微微皱了眉,又是讨厌的食堂味道。不过他还是对卡卡西的速度发出由衷的赞叹。虽然不及自家大儿子来的那么优秀,但毕竟是现任火影的唯一亲传弟子呢。而且,他可怜的小儿子未来几年估计还得在这个人手底下干活。那么作为宇智波的现任家主——能不得罪人打死都不得罪,“卡卡西,飞雷神用的很熟练了嘛。真是,比我家儿子努力多了。”

“谢谢。”暗处传来卡卡西面罩下的平淡声音。

“可是。”水门忧怨的看着自己面前杯子里的白色“咖啡”,“卡卡西,我要的是咖啡不是牛奶。”

“这是您的饼干。”卡卡西一甩手,“叭。”

看着突然出现在桌子上的饼干,火影也终于“orz”了。

“哈哈哈,做的好,卡卡西,不能这么惯坏他。”富岳狭促着,对着窗户右边的墙角眨眨眼睛。

“可。”水门还在抗议,“呐,卡卡西,服从上级命令是忍者的美德吧。”

“快吃你的早饭吧。”富岳忍不住催促着,“刚才在毕业典礼上说的那么慷慨激扬的,现在不饿么。”

水门重重叹了口气,打开食堂牌健康饼干的包装,一口气全部倒进杯子,浸在牛奶里,“说吧富岳,昨天你们家商量的怎么样了。”

“怎么样你能不知道?”富岳打了个哈欠,“最后还不是一直拉着我研究要多少聘礼才合适。我清晨才脱身,那些老家伙们现在估计还在开会。”

“那还真是辛苦你了。你们宇智波的老人家有一个算一个的精力旺盛,大家都知道。”水门跟着也打了个哈欠,指指手边的资料夹,“你今天上午的工作,越快越好,我下午约了火之国和风之国的财神们最后确定经济合作条约,这里是全部的草案,把它整理的像个正式文件吧——你昨天没加班,那么,今天请——加速——努力。”

富岳抱起文件,习惯性拖长音,“是。”

“对了。”水门突然敲了下桌面,“日向日足那家伙估计不会太管分家的事,别忘了提醒你们家人具体的事情要找日差。”

“切,日向日差?他不还都是听他哥的。”富岳斜了个眼,“到是刚刚看到日足,他说晚上孩子们准备在他家举办毕业同学庆祝会。算算咱们也都好久没聚聚了,所以干脆一起吧,你能来么?日向主家,晚饭点。”

“嗯,大概晚饭点能到。”水门停下了正从杯子里舀饼干的勺子,顿了顿,严肃道,“我十分想吃一乐拉面——经典原味。”

“你……好吧,我这次一定不会忘记通知日向的。”富岳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看了看听到肯定回答后就迅速进入工作状态的火影,也只能轻轻转身离去。他觉着他应该是没有听错,波风水门在说到“拉面”两个字的时候吞了口水。

确实,波风水门能确定自己在想起“拉面”二字的时候,是有不小心发出吞咽的声音。可那真是被甜腻到让人一点也打不起精神的牛奶饼干糊糊给逼的。他叹气,捂着嘴咬咬牙忍住一个哈欠,揉揉发酸的眼睛,但发觉手中的文字依旧是时隐时现的模糊一片。看来他也是应该睡一会了。不过这之前,

“卡卡西。”

卡卡西从窗户左边的墙角走上前来,收走牛奶,端来杯热水塞到自家老师手里,然后默默的站回去。

“卡卡西,你怎么还不走。”水门又一次感觉到自己在面对唯一弟子的无能为力,“你不觉得你忘记了什么事情么?”

卡卡西摸摸兜,捏出挖耳勺掏掏耳朵。

“第一次就迟到不太好吧。”

卡卡西变出啫哩水往头上喷了两喷,照着窗户里的影子开始整理头发。

“卡卡西!”拜托你能稍微开始成熟一点么?水门看着自家顶着暗部特有微笑狐狸面具却怎么看怎么像一只任性撒泼小狗的弟子,就觉得饼干加牛奶也不像是什么能容易消化的东西,胃也一阵阵抽搐的疼痛起来。他赶紧咽下两口热水,深呼吸,“你现在,赶快去木叶学校,认领我那可爱到爆炸的儿子和富岳家小幼崽子!”

卡卡西放下啫喱水,开始对着窗户哈气,一边哈还一边扯着袖子使着劲的擦,他刚刚喷啫哩似乎弄花了玻璃。

“然后。”水门赶紧又咽了两口热水,“晚上他们两个和另一个女孩子,好像□□野樱吧,他们恐怕会一起去日向家,你也去。”

卡卡西满意的看着闪亮闪亮如水晶的玻璃和里面闪亮闪亮的自己。

“卡卡西!”水门喝干了杯子里的水,终于捶了桌子。

只见卡卡西眼疾手快,抄起热水瓶,瞬间就把空了的杯子填满。

水门则看了看满桌子的纸制品外加机密卷轴,犹豫再三,还是放弃了再次捶桌子的想法,“卡卡西~拜托你……”

不过话没说完,卡卡西居然就这么放下暖壶推门出去了。

水门眨眨眼,只好挠挠头继续喝水。他从不怀疑卡卡西的值得信任,可他现在有点怀疑自己的判断力。他真的要把儿子漩涡鸣人的重要下忍生涯交给卡卡西么。天啊!?不知不觉已经把自己切换到好爸爸模式的四代目火影最终还是抵不过困意,没有丝毫形象的趴倒在了桌子上。

“你到底已经几天没睡了。”